为孩子撑起司法保护伞

为孩子撑起司法保护伞 在新出台的民法总则中,通过明白提出“最有利于被监护人的原则”,完满监护资历撤消
及恢复等方式,平正划定未成年人遭性侵害的损害赔偿乞求权的诉讼时效等轨制,进一步将未成年人民事权益保护从立法层面举行了强化。 近年来,校园凌辱行动
、“租借”儿童举行违法犯法
活动等侵犯未成年人民事权益事情的频发,牵动着社会民众的神经。司法作为完成权利保障和救济的重要途径,如何更好地施展司法职能以增强未成年人民事权利保护,显得十分重要。 遏制校园凌辱,司法惩治也是教诲手段 在北京市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看来,校园凌辱绝非简略的“开玩笑”“开玩笑”,而是“学生之间产生
的行动
,主观上具有故意即蓄意或恶意,通过肢体、语言或网络等手段实行欺负或凌辱行动
,造成损伤后果”。加之未成年人对自身行动
缺少足够认知,很多
校园凌辱事情会升级为校园暴力,甚至引发未成年人违法犯法
。“仅靠教诲行政管理部门和黉舍,没有司法机关的配合,校园凌辱问题很难得到无效的解决。”佟丽华认为。 遏制校园凌辱,司法机关筑起法律“防火墙”。2016年12月,最高人民检察院通报了检察机关积极参与防治中小学生凌辱和暴力工作的情况2016年前11个月,检察机关共批捕校园凌辱和暴力犯法
嫌疑人1114人,起诉2337人。 “我们对未成年校园凌辱和暴力案件,贯彻‘教诲为主、惩治为辅’原则,并非否定对未成年人犯法
行动
举行刑事制裁,而是强调刑罚手段的最后性与可替代性。适当应用
刑罚手段,并不违背少年司法轨制的基本理念,处分也是为了教诲。”最高人民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工作办公室副主任史卫忠说。 最高检发布的一则典范案例生动体现了“教诲为主,惩治为辅”这一原则。16岁的小陆入学后在学生宿舍及校园周边,对同窗威胁、打伤同窗并掳掠获得100元,被法院以掳掠罪判处缓刑,法院采纳检察院提议收回禁止令,禁止小陆在缓刑考验期内进入黉舍及周边200米区域。经连续帮教,小陆顺利成为汽车维修厂的技术工人,黉舍学生也逐渐消除心思阴影,回归正常学习生活。 “防治校园凌辱,除刑事司法教诲惩治,还有多种司法措施可以应用
。” 中国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少年司法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宋英辉教授认为,比如可要求施害者或其怙恃向被害人赔罪、赔偿,同时要求施害者在必然期限内必需遵照一些行动
规范;禁止他实行特定的行动
,或进入特定的场所等;此外,还可要求施害者举行处理人际关系的教诲、道德教诲、职业培训、接收必要的心思辅导等。 此外根据我国刑法第17条划定,对于严重校园暴力事情中不满16周岁不予刑事处罚的施害者, 还可以举行收留教养。“收留教诲的首要目标并不是为了制裁和处分,而是为了举行更无效的教诲矫治。”宋英辉说。 “租借”儿童犯法
,严打也需完满监护机制 近日,上海市破获了一同 “租借”儿童偷盗案上海警方用时1年4个月抓获150名“租用儿童偷盗”或亲自偷盗的女性犯法
嫌疑人,她们均来自湖南省永州市的道县和江永县。据本地民众
介绍,这种现象具有已久且近年来逐渐
形成“租借”儿童犯法
的“产业链”。数据显示,2014年以来上海公安机关抓获并收留的未达刑事责任年齿的儿童31人,被哄骗、唆使实行偷盗的占87%,其中10岁如下约占81%,7岁如下约占60%。 但是
,这些被“租借”的涉案儿童均被送至上海市一所流浪儿童教诲救助工读黉舍收留抚育,光阴普通为1至3个月,大都儿童在案件侦查结束后仍由其监护人带回,因被收留抚育光阴短,得不到无效矫治等缘由,招致他们再次作案率居高不下。据统计,2014年以来,上海市收留的被哄骗实行偷盗的儿童中,两次及以上实行偷盗的约占30%。 “要无效遏制此类犯法
伸张,杜绝儿童被‘租借’犯法
现象的频发,不仅需增强执法袭击力度,还牵扯儿童监护机制的改善等问题,需多部门结合行动、综合治理能力完成。”侦办此案的检察官说。 为此,上海青浦区检察机关与湖南永州司法部门对接,提议本地当局采取建立儿童临时监护平台、在本地加大宣传力度等措施,协作构建犯法
外流的防控机制并增强袭击力度。此外,检察机关还提议公安机关定期将本地区新抓获的“租借”儿童偷盗的嫌犯及涉案儿童的高清图像录入数据库,以便发展视频侦查分析对比,强化跨区域联动破案。 “这种‘租借’儿童犯法
的行动
,对儿童身心的健康成长造成了极大损伤。但是
因安置机构缺失、涉案怙恃监护权难撤消
等缘由,招致此类犯法
难以遏制,对此应出力完满监护机制。”上海市政法学院教授章友德认为。 根据2015年1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结合发布实行的《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动
若干问题的意见》(下称《意见》)相关划定,对唆使、哄骗子女实行违法犯法
行动
的监护人,可由民政、妇联等部门作为乞求人向法院乞求撤消
监护人资历,由民政、妇联等部门作为监护人代为抚育。 “民政部门在必要时,应代被唆使、哄骗实行犯法
的儿童承担诉讼主体责任,向法院提起撤消
监护权诉讼,同时应实时设立专门的儿童救助保护机构,并为涉案儿童在户籍、矫正、教诲、心思疏导等方面供应帮助。”章友德提议。 关爱留守儿童,筑牢司法救助保护机制 “留守儿童的受监护权、受教诲权和发展权等权利容易具有缺失,其中受监护权的缺失对他们影响最大。”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履行
主任张雪梅认为,怙恃是未成年人的法定第一顺位监护人,怙恃监护的缺失,致使很多留守儿童在学习上无人帮教,生活上得不到怙恃关爱,甚至人身安全也得不到充分保障。同时正由于留守儿童缺少家庭监禁,招致性情
敏感孤僻和法律意识淡薄,容易误入违法犯法
歧途。 2015年实行的《意见》中明白了在虐待、遗弃、暴力损伤未成年人等7种情形下,法院有权撤消
监护人的监护资历,通过建立起未成年人司法保护与行政保护相衔接的机制,为督促监护人履行好监护使命供应了轨制保障,将更有助于保护留守儿童的受监护权。 同时,在新出台的民法总则中,对监护人的规模、确定方式、职责使命和消灭事由等举行了全面、详尽的划定,完成了家庭监护、社会监护和国家监护三位一体的综合性监护体系。其中对于监护权的撤消
问题,民法总则第36条也作出了详细划定。“检察机关虽不是有权向人民法院乞求撤消
监护人资历的间接主体,但其在办理涉及未成年人的案件过程中,应留意监护权行使的正当性等相关问题,并应实时向有权乞求撤消
监护人资历的主体举行书面告知或书面提议。”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讲师胡思博说。 “除对留守儿童的受监护权等民事权益举行司法监督外,各司法机关还可各司其职、多措并举,如加大法律援助力度、普及法院留守儿童民事案件的审理效率、完满公安机关对留守儿童应急措置机制等,全面筑牢司法对留守儿童的救助保护机制。”张雪梅提议。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05日 18 版)